第770章 安吉病危(二更)

恩很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最新章节!

    安吉此刻躺在床上,身体的发热让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安呦呦大步过去,迅速拿起安吉的手腕,不由得皱了皱眉。

    安吉显然,瘦了一大圈。

    手腕仿若就剩下一层皮了。

    她没让自己分心,全神贯注的开始给安吉把脉。

    越是把脉,眉头皱得越紧。

    袁凯在旁边看着安呦呦的模样,整个人紧张到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他不停的在房间中踱步踱步。

    终于在须臾之后,忍不住了,“到底怎么样,你说句话!”

    看这小太医的神色,袁凯有一种杜之邈马上就要死了的错觉。

    对袁凯而言,他对杜之邈有着一份愧疚。

    当年战败回到苍国,因老皇帝突发身亡,太子殿下顺利继位。谁能够想到,太子当上皇子后,立马就拿杜江鸿开了刀,以在漠北和敌军勾结为由,让杜家满门抄斩!

    而杜江鸿和大泫国私下达成协议之事儿被暴露,和他脱不了关系,虽然他对杜江鸿一直以来是瞧不起,他看不起那些文人,只会动嘴皮子,然而杜江鸿真的被满门抄斩之时,他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不管他有多不愿意承认杜江鸿,杜江鸿用计谋让两国休战,减少了苍国的无辜牺牲,真的细想下来,确实是有着巨大的功劳,然而皇上却为了他的绝对霸权不被侵犯,让杜家那么多条姓名成了牺牲品,目的只是为了杀鸡儆猴,威慑朝廷。

    杜江鸿临死之前把他儿子杜之邈托付给他时,他真的是受宠若惊。

    他以为杜江鸿应是怨恨他,却没想到,他反而成为了杜江鸿最信任的人。

    本着这份感动,袁凯用尽手段将杜之邈送出了苍国,并用一场大火,掩盖了杜之邈还活着的事实。

    灭了杜江鸿满门之后,袁凯以为皇上稳定了自己的政权,就会收敛,做一个好皇帝,却没想到,皇上登基后,乱杀无辜忠良,从不听去朝臣意见,只要在朝廷上对他有任何反驳,便都不会有了好下场。

    袁凯本多年驻守边关,对朝廷的事情了解不多。

    他也以为朝廷的事情不会殃及与他,也是置身事外的存在,却没想到,皇上最后还是把手伸向了他,让他主动上交手中所有的军权。

    袁凯自然是不愿,他也没有蠢到那个地步。

    皇上现在让他上交军权,目的不就是想要拿下他吗?!

    一旦他没了军权,他的下场说不定就和杜家一样,落得个满门抄斩。

    袁凯便以边关动乱不堪需要他指挥作战为由,以缓兵之计,拒绝了皇上的军权收回。

    如此一举动当然就是激怒了皇上。

    但念着他手上确实有军权,真的翻了脸打起来,皇上也不一定又完全的胜算,更何况现在苍国内部还不太平,时不时都会有地方起义,虽然都被压了下来,但长此以往,终究是让苍国动荡不堪,民不聊生。

    当然皇上并没有放弃收回他军权的想法,他其实很清楚,皇上此次去大泫国,并主动让朝阳公主去和亲,就是想要让大泫国出兵帮皇上收回他手上的军权,只要大泫国愿意出兵,他根本没得反抗,最后结果只会是,将他手上的军权,拱手相让。

    就在袁凯一筹莫展,也在犹豫是主动起兵奋力一搏,还是放下屠刀俯首称臣之际,杜之邈突然出现到了边关,要求他和他一起,对皇上起兵,并明确告诉他,大泫哪怕是把朝阳公主送去和亲,大泫也不会出兵帮助皇上,他们只要拉拢地方和朝廷中一些反对势力,很容易拿下了皇上的政权。

    他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杜之邈这九年,虽在大泫国,却屡次秘密回到苍国私下拉拢了很多势力,皇上残暴的统治终究不得人心,所以这个过程虽然不容易但也没有想象的难。

    袁凯自然选择了和杜之邈一起起兵,苍国的民不聊生,皇上的残暴的不仁,让他根本不需要做太多的犹豫,便秘密带兵和杜之邈回到了凤凰城。

    一切本在他们计划之中顺利的秘密进行,却没想到,袁凯身边还隐藏了皇上的人,他们的计划被暴露,皇上派人来暗杀杜之邈,杜之邈身负重伤,但好在刺杀杜之邈的人被拦下,并没有把消息带回,所以皇上此刻也并不知道,杜之邈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也不敢轻举妄动,就一直僵持。

    不过这样的僵持绝不会太久。

    皇上肯定会在一段时日的观望之后,就会对他们进行镇压。

    一旦真的动兵,杜之邈身负重伤的事情自然就会暴露,暴露之后,皇上的军队就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对袁凯而言,没有杜之邈的统筹,他其实并不完全有信心能够打赢这场仗,而他都没有信心,下面的人更会影响了士气。

    袁凯越想越着急。

    安呦呦终于放下了安吉的手臂,她说道,“按照现在毒发蔓延的情况,大人或许就只有两天的时日了。”

    “什么?!”袁凯暴怒。

    他整个人完全淡定不下来。

    “你的意思是,他两天后就要死了!”

    “理论上如此。”安呦呦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动手解开了安吉的衣服,“但如果能够研制出解药,就能够救活他。”

    “能研制出来吗?”袁凯激动的问道。

    这些庸医都半个月了没有研究出来。

    这个小太医能搞定吗?!

    “我不能保证。”安呦呦冷静。

    袁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焦虑到此刻话都说不出来了。

    安呦呦此刻的注意力,也被安吉胸口上那刀狰狞的伤口所吸引。

    他白皙的皮肤上,很狰狞的一道伤,从胸口处到腹部的位置,很长,但好在并不深,应是没有伤到内脏,本不算是致命伤,但因为伤口上有毒,毒性蔓延,才会导致他现在昏迷不醒,徘徊于死亡的边缘。

    而此刻因为毒性,伤口周围都是溃烂发黑的,安吉的发热应该就是伤口发炎引起,不清理干净,只会让他发热的病情越拉越重。

    安呦呦在脑海里面思索了一番,说道,“袁将军,尽管只有两天时日,但我们也绝不能放弃,我现在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些事情。”

    “你说。”袁凯一口答应。

    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把杜之邈救活过来。

    “首先这里面的大夫,全部都要听从我的安排。”

    袁凯当机立断,“从现在开始,你们全部都听小太医的,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是。”大夫连忙听命。

    “其次,我需要一些工具,各种大小的匕首越齐全越好,浓度越高的酒,剪刀,大量干净的白布还有温水。”

    “好,我马上差人去准备。”

    “药材。”安呦呦又说道,“不管是什么药材,尽可能的囤积,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用到哪些,当务之急就是不管什么,只要囤积就行。”

    “好。”

    安呦呦吩咐完了之后,转眸又看着安吉。

    看着他此刻似乎难受至极的样子。

    安呦呦咬紧了唇瓣,一直在让自己保持冷静。

    须臾。

    安呦呦要的东西全部都准备好了。

    她先给安吉进行伤口清理。

    很明显之前大夫做得不够彻底,才会让安吉身上的肉腐烂得这般厉害。

    她吩咐着一个丈夫给她打下手,又让人塞棉布在安吉的嘴里,摁压住他的身体不要乱动。

    她先用酒进行消毒。

    刚消毒。

    “嗯……”安吉发出了疼痛难忍的声音。

    安呦呦看了安吉一眼。

    随即,继续手上的动作。

    她消毒后,就开始一点点清理安吉身上的腐烂发言的坏肉,因为伤口比较大,清理得有些久。全部清理干净之后,安呦呦又抹上了一些外伤药,然后进行熟练的包扎。

    弄完一切后,安吉已除了一身大汗。

    汗水过后,让他身体的体温稍微降了一些。

    但也没有到完全退热的地步。

    安呦呦吩咐道,“给杜大人用温水擦拭身体,注意不要再着凉,擦拭干净之后,迅速皇上干净的衣衫,随时注意他的体热,如发现四肢冰凉,就一定要用热水给他捂热,同时注意他额头的温度,如过于滚烫,一定要用冷汗巾给他降温。”

    “是。”大夫连忙听命。

    “我先写下一个药方,是用于退热和稳心的,你们按照药方给他熬制后,喂他喝下。”

    “是。”

    “接下来我要静下心来研究解药,在这期间我一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你们也不要来刻意打扰我。如果杜大人出现了异常是你们无法评估的,一定要来单独禀报我!”

    “是。”

    安呦呦交代完了之后,从安吉身上放了一小碗血,走到了房间最角落的位置,坐在地上开始研究毒药。

    刚给安吉清理身体的时候,就已经观察了毒药的一个药发反应,这些年她和她母后也对毒药有些研究,母后说这里的人最爱用毒药,所以让她多钻研。相对而言,她母后对毒药也确实没有那么大的成就,不像外科手术,她母后简直可谓鬼斧神工。

    好在她和她母后天赋异禀,这些年也研究出来了很多解毒的药方,安吉身上的毒药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按照以往钻研解药的方法,她觉得应该也不会太难,很多解毒其实都是大同小异。

    安呦呦用手指沾了一点安吉带着毒性的血液,放进了嘴里。

    血液的味道让安呦呦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只能靠尝舔的方式,来勉强识别毒药的配方。

    她真的可羡慕她母后能够凭气味嗅出各种药物的成分了。

    每次她这么说的时候,她觉得她父皇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就好像,她做过了什么对不起她母后的事情一般。

    安呦呦集中精力,一边用味觉却感受毒药的成分,一边运用着自己多年研究经验,全神贯注的开始研制解药。

    真正认真起来,身边的一切仿若全都不存在了,安呦呦完全沉寂在了自己的研发中。

    没有真正见过安呦呦对医学的痴迷,没人能够想象得出来,一向活蹦乱跳从不安分的安呦呦,为了一个医学研究可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大半天过去。

    天已黑透。

    安呦呦依旧不停的在继续自己的解药研发,写下了无数药方做排序整理。

    “小太医。”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急促的声音。

    安呦呦好久才回神过来,看着一个大夫满脸焦虑的看着她。

    “怎么了?”

    “杜大人好像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大夫说得又快又急。

    安呦呦心口陡然一紧。

    ------题外话------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