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番外之旭日东升(毛毛)

顾西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最美遇见你最新章节!

    1、感谢老天爷!

    毛晓旭决定物色并且追求一个男的!

    只是计划实行时她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怎么X大美女如云竞争惨烈,男生却都是惨不忍睹?最可悲是前面还有徐妹夫那种贵胄人种当楷模……害毛毛现在看哪号都觉得差,差,差很多!甚至有些男的比她还有女人味,不禁仰天长啸:“你们长得就不能对得起点自己的精子!”

    蔷薇:“阿毛,好男人是不会投怀送抱的,尤其还是你的怀抱,还是想想怎么引狼入室吧,不然你就只有一个结局,意-淫至死。”

    “噗”朝阳一口水喷出来:“为什么我会想到‘精尽人亡’啊?”

    躺床上的某人明显被刺激到了,一个鲤鱼挺身:“逮男人去!”

    于是毛毛游荡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寻找猎物,因为眼神太……贱,直接导致了她身边方圆一百米以内没有任何生物胆敢靠近。

    毛本人却浑然不觉,以猎鹰般凌厉的眼神在校园内搜索着:

    ……太瘦弱了……

    ……又是一不男不女的……

    ……太矮了……

    最终无可奈何决定往校外发展,实在是内部资源太过紧缺,在经过公交车站时:哇哇哇……就他了!公交车站牌前站着的男生!下一秒,毛毛目瞪口呆地看着两美女上来,帅哥左拥右抱,谈笑风生地从她面前路过……

    在隔壁大的正门边花台上落坐,毛晓旭阴暗地盯着不远处一个满脸天真笑容的八九岁小男孩,“长得不错,干脆拐小的回去养成得了……”

    小男孩感受到某道目光,回首:“呜哇!妈妈!”朝大门口的一妇人猛奔而去。

    最终毛某人颓然返校,只是她忘了,X大对出校的人很宽松,对入校的人检查却很严格——而她偏偏忘记带学生证了。

    此时旁边一个清亮却略带疲倦的男人声音道:“这是我班里的学生,放她进去吧。”

    惊讶地抬头,刚好那个人将自己的教师证递给警卫。

    毛毛那时是站在警卫室外,而那个男人则是站在警卫室里,手里拿着一份快递,似乎刚签好名。

    他背对着室内惨白的灯光站在窗口,只有不远处昏黄的路灯影影绰绰地照着,柔和了刺眼的白炽灯光,在他脸上落下了一片深深浅浅的阴影。

    阿毛突然觉得心底被刺了一下,有些微的发涨,只愣愣地看着他礼貌地对自己笑笑,然后走进校园。

    “莫非胸胀气?”

    呆愣了数分钟,阿毛pia地一下跳了起来,仰天大吼,“感谢老天爷!感谢我爸我妈!感谢X大!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

    在两警卫目瞪口呆中,毛毛就地满血冲回寝室,在三位朋友的注视下宣布:她已经坠入爱河了!

    蔷薇:“对方是谁?年龄?长相?性格?爱好?原产地?家庭成员?以及恋爱史?”

    “哇哈哈哈!妒忌我惊人的瞬间记忆力和2.0的视力吗?我在他递教师证给警卫的时候把他的资料全部记下来了!”毛毛站在寝室中央叉腰仰天狂笑,直至岔气。

    朝阳摇头:“你要是能把这份热情用在学习上,也不用每个学期都至少有一门课被当掉了。”

    蔷薇:“讲重点,是哪里是哪位帅哥?”

    毛毛兴奋地宣布:“他是隔壁9班新来的班导!”

    蔷薇:“老师?好啊,老牛吃嫩草!”想想不对,“好啊,嫩牛吃老草!”

    朝阳:“不管在哪个国家,师生恋都是不允许的吧?”

    毛毛:“我会用我的热情和魅力征服他的!”说完风情万种撩了一下自己的……一头乱发。

    “今晚的风很大呐。”阿喵总结。

    2、伤心,真伤心……

    隔天,毛毛就极有效率地去盘问了隔壁班的阿三,问到了苏洵老师的办公室地址,下一秒已经高效率地站在了他面前——美其名曰谈心,虽然是跨班谈心,当时10班的班导坐在旁边位子上虎视眈眈盯着她!

    毛毛:“我父母总是忙着工作,从来都不管我,我从小到大连和朋友出去玩的机会都很少……”

    颈项真是优美啊,不知道舔起来怎么样……

    “你现在班级里寝室里都没有好友吗?”苏洵轻皱起眉,如果学生出现什么心理问题就麻烦了。

    “没有……”对不起各位姐妹们为了我的性福你们就暂时被冷落一下——可怜兮兮地睁大眼,眼底水雾弥漫——早知道就不戴什么美瞳了!卡着真难受啊!

    不过,即使泪眼模糊眼前的人还是唯美无比啊,那精瘦的胸膛,那韧性的腰,那有力的腿……来吧!

    苏洵实在没碰到过这种事例——二十四、五岁还来找朋友的。

    毛毛再接再厉:“女生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不是想一起玩就能和她们打成一片的……我经常被排挤被冷落被打压……因为太出色……”毛某人微带疲倦无奈地轻笑着,眼眶红红的——办公室里空调太大了啊老师……隐形眼镜都快干掉了!

    不过,依然不妨碍我湿润的心,这种唇形吻起来一定超级带劲的——压在门上吻,还是床上,还是洗手台边……

    “那样……那你有什么打算?”食指轻敲着桌面,苏洵抬头看着她。

    床上吧!

    毛毛很辛苦地扯出一抹笑,“如果知道该怎么办,我就不用在这里烦恼了。”语毕,她转身冲出了办公室,眼角有泪滑下……眼睛痛死了啦!!我要受不了啦,太燥热了!

    苏洵沉思地看着那扇被大力合上了的门扉,最终摇头。

    两周后9、10两班合办的秋游,由毛晓旭引领出来的——本市被山面海,风景优美,以往都是去海边,而这次换换口味,去爬山。

    当他没体力爬上去的时候……她可以……哇哈哈哈哈!

    于是在那座海拔七百多米的X山半山腰,苏洵无奈地看着趴在山石上死也不肯再挪动半步的毛毛:“你的那些同伴呢?”

    “朝阳跟蔷薇听说山上有男女混浴的温泉就先上去了……阿喵不知道去哪了……我要死在这里了……”毛毛吐着舌头有气无力地回答。

    一路过来她是掉队的最后一人了,“好了,如果你不想真的死这里,就站起来继续走吧。”

    “如果我能站起来继续走,我就不会说我要死在这里了……”毛毛拖着她那有气无力的声音继续呻吟。

    “喝点水,然后起来继续走。”苏洵拿出自己的水壶递给她。

    毛毛瞬即两眼发光,抢过水壶就喝——当然她的目的到底是水还是其他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灌完之后,毛毛“啪”地一声又摊平回那块山石上了,“就算你把我踹进旁边那条溪里,喝饱了水,我也一样还是爬不起来的……不过刚才好多同学在这里洗过脚,所以你要把我扔下的话请扔上游一点……”

    苏洵无奈地将背包单肩背了,把毛某人从石头上拖了起来,半背半搂着她往山上走去,“能爬到这里体力应该还行啊?”

    “不行,不行,我很柔弱的……”呜哇!他和她靠得好近!他的脸就在她旁边,他的手就在她腰上!

    腿软了软了软了……

    苏洵看看已经连抬腿都没力气的人,单手将背包挂在她背上,然后蹲下身,“算了,我背你吧。”

    ……山神啊!感谢您!阿毛感谢天感谢地,然后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

    真是性感的背啊,摸起来也舒服,要是XXOO的时候抓出几条痕迹就更性感了,啊……不要,不要……人家已经……

    “已经到了。”苏洵将人直接放下,然后去自己班里点名。

    直到秋游结束,毛毛都没有再找到机会和苏洵搭话。

    而她的室友以及隔壁室友在这事里出了不少力拖了她不少后腿!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回来后的第二天毛晓旭终于逮到机会向苏洵表示她的“谢意”。

    谢礼是电影票,苏洵看着那张票抽了抽嘴角,“同学,这个就不必——”

    “必须的必须的。”

    “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去。”

    “我不是没朋友吗。”委屈地回望:“你这个周末也有事吗?我刚才听到系主任在走廊里跟你说你这个周末好像有三天的连休……”

    “……”苏洵无言以对。头一次被女生莫名其妙地缠。

    于是这事就这么被莫名其妙敲定了。

    周日,毛毛乳鸽奔林地奔出寝室。

    蔷薇摇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

    太过开心的毛某人忘了古人有曰,乐极生悲。

    当她在校门口苦等一小时,再一小时,再一小时……而天又从阴转细雨时,的确乐消了,生出了几分悲。

    “看什么看?!”狠瞪了几个不识相的人。

    脚真酸啊,有点麻了,完了完了,蹲不下去了……

    阿毛看了下时间,完了!!电影散场了!

    要不再等等,好歹能见上一面啊。

    “啦啦啦啦,我是一只小小鸟,啦啦啦啦,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啊……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

    当在“寻寻觅觅”的时候,阿毛看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人……坐着一辆车里从旁边的大道驶进来……旁边美女。

    毛毛等车子拐进了停车场才回过神来,于是哆嗦着回寝室:“伤心,真伤心……”

    3、我叫毛晓旭

    毛毛经过三小时的冷雨洗礼隔天起来竟然依然生龙活虎,太可悲了。

    当天阿毛赶去画廊当杂工时,事实上是刚出校门,便遇见了昨天她等的人,立即兴奋地跑上去,但又马上注意到他身边的美女——正柔弱地倒在他怀里,不由……快步上前!“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们也来等公车啊。”

    苏洵回头看到是她,礼貌道:“你好。”

    毛毛看了眼那美女:“她脚怎么了?”刚要伸手就被苏洵拦住了,“扭到了,没事,你别碰。”

    美女朝她虚弱地一笑。

    毛毛嘿嘿笑:“我爸是医生,其实扭一下就回来了,很简单的。”

    苏洵沉吟,最后还是不愿冒险:“谢谢,不必了,我送她去医院。”

    旁边:“她不正是X女的亚军张子燕吗?!”

    “哎呀,真的是也!”

    “太强了,要签名!”

    “……”

    于是毛毛被挤到了外围。

    一直埋在苏洵胸口的美女又埋回去,周遭人都涌过来,苏洵的眉头已经皱深。

    毛毛“啧”了一声,搏出一条血路:“你先带她走,这里我来挡。”

    “喂,小妞,走开!”

    毛毛:“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碰美女,留下买路钱。”

    “你算老几啊?!滚开啊!”

    毛毛:“男生说话这么没气度,对得起你家老二吗?”

    “什么?!”

    “老二,胯-下之物。”随即惊讶道:“你不会没有吧?!”

    “……”

    苏洵已经拦到的士,让子燕先行坐进去,当他弯身时侧头看了后方一眼。

    “怎么了?”子燕轻唤。

    “没,没什么。”

    当毛毛解决完闲杂人等回头时车子已经扬长而去:“啧,大老远也可以说声再见嘛!”甩了下手臂,真疼啊,刚哪个王八羔子拧她胳膊来着!

    伤残人士下午回宿舍时见到楼下门口立着的人立马回光返照:“你找我啊?!”

    苏洵看了她手一眼:“你没事吧?”

    “啊?噢,没事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说着还甩了一下。

    “今天谢谢你。”

    毛毛:“不客气不客气,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天干嘛没来啊?害我等了好久!”

    苏洵确实感到抱歉,“对不起,我当时临时有事,也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

    毛毛一低头。抬起时已经双目璀璨:“明天周末你陪我去趟游乐园好不?我小时候就想去了,就是没人陪。你不会再出尔反尔吧?”

    “……”

    于是周末,毛晓旭和苏洵两人一起站在游乐园拍大头照的地方。

    今天苏洵穿着非常休闲,还戴了副眼镜,添了几分学生气息,那身米色毛线衣穿在他身上看着也合适。

    而毛……一身圣诞节装扮,站在那里,显眼至极。

    “我记得圣诞节还有段时间吧?”

    毛毛:“提前庆祝。”暗含深意。

    苏洵明智转移话题:“那你现在想玩什么?”

    “根据我的调查,女生不管是和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出去玩,拍大头照都是必须要做的。”说着从随身包包里掏出一张纸,认真地看了几眼,又收了回去。

    “那你去吧。”

    “一个人拍有什么好玩的?!”毛毛拿眼角看人,一副“你不会真的打算让我一个人去拍啊?!”的表情。

    苏洵又头疼了:“那我就进去坐一下,看你拍好了。”

    毛一爪子扒住苏洵的衣服,咧出一排雪亮的白牙。

    数分钟之后,两人站在店员小姐跟前,看着手里几乎可以媲美四十年代结婚照的大头贴,互相对视一眼。

    “看来我们不适合这种东西。”

    毛毛点头,“剪成两半估计能直接当遗照用。”

    “……”

    在抽搐着嘴角微笑的店员目送下,毛毛拉着人向下一个目标进发。

    “根据我的调查,如果有男性陪同,女生必选会去的地方是鬼屋。”毛盯着那张纸严肃地回答。

    “那如果没有男伴呢?”苏洵觉得有些有趣。

    “冰激凌屋。”

    “那你选哪个?”

    毛毛:“你自认是我男伴还是女伴?”

    “……去鬼屋吧……”

    数十分钟之后,鬼屋出口处。

    苏洵平静地总结:“音效不错,特效太差强人意了。”

    毛毛嘿嘿笑:“旁边那个女生的尖叫声倒是挺吓人的。”

    “看来我们真的不适合这里,还是回去吧。”苏洵转身往出口走去。

    “等等!”毛飞扑上去抱住他的手臂——这是她原计划在鬼屋里做的,可惜现实总是差强人意,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浪费是会被天打雷劈的!”

    “什么?”苏洵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无尾熊一样挂在自己手臂上的女生,“那你还想玩什么?”

    “根据调查,女生觉得最刺激的是云霄飞车,我们去玩那个吧!”拖着人就走。

    基本上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结局了。

    苏洵看着已经跑到前面妄图插队的女生,突然有些想笑,真是奇怪的一个人。

    下意识地一只手细细描摹另一只仍旧留有余温的手心纹路,苏洵轻叹了口气,他好像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麻烦。

    这天毛毛开心,回学校跟心上人分道时,她突然想到什么,冲已经走开两步的人喊过去:“喂,苏洵,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毛晓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