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9、

顾西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最美遇见你最新章节!

    再度逛街日,虽然离上次出来shopping已有不少日子,然而,她还是经期第三天啊,为什么会被拖出来暴尸(暴晒)。

    十二月初的天气,冷则冷已,但阳光依然强烈。安宁坐在广场的石阶上等着毛毛跟蔷薇从对面的一家服装店里厮杀出来,因为对比里面的冷气,特殊期间还是暴晒安全一点。

    正等得百无聊赖,安宁开始无意识哼歌,曲目不详。直到两名小朋友跑过来问路,一声:“阿姨,请问肯德基怎么走啊?”

    “叫姐姐,不然她不会理你的。”二声内向地轻声提醒。

    “姐姐,请问肯德基怎么走啊?”

    安宁:“……”

    蔷薇跟毛毛回来时就见安宁在给两小孩指路,毛毛即时批评:“太令人发指了,才几岁啊你都出手?小心妹夫看到直接把你灭了。”说完“意味深长”地大笑三声。

    两小孩吓了一跳,跟安宁匆匆道别就跑开了。

    安宁想,比起毛毛的巫婆形象,她这个“阿姨”还是相当和蔼可亲的吧?

    蔷薇:“饿。”

    安宁起身过去帮蔷薇拎东西:“我今天没吃早饭,也不觉得饿啊。”

    蔷薇:“你强么,我今天早上吃了一杯燕麦,三香蕉,一苹果,一大盒子酸奶,三菜包,一肉包。”

    毛毛一跳:“你猪吗?!”

    三人到达麦当劳时蔷薇已经虚脱了,毛毛飘然去点餐,她这阵子在追一男的,身心俱舒畅,于是客也请得积极。

    蔷薇感叹:“我比起想找个男朋友更想找个有男朋友的男朋友。”

    安宁默默扭头,正巧望到毛毛匍匐在柜台上:“来一盒蛋挞!”

    安宁再度扭头,远处隐约传来:“怎么没有啊?你们这是不是肯德基啊?!”

    入冬的街景真不错呀,安宁欣赏着,随之望到了——张齐跟一名男生拉拉扯扯,最终对方强行牵住了张师兄的手,无视路人暧昧的回视,走进了广场的水幕电影区。

    太、太劲爆了。

    安宁第一反应是跟某人短信。

    “莫庭,我看到了张师兄(比她大的安宁一律称师兄,当然某人例外),他跟一名男生在一起。”也不是安宁八卦,只是实在是太过惊讶了。

    对方回:“恩。”

    太冷淡了吧。安宁义愤:“跟你说真的呢。”

    “存在即合理。”果然是徐老大啊。还没等安宁感叹完,对方电话过来了:“你现在在哪个位置?”

    “恩?”

    “我过来。”稍一停顿,解释道:“陪我去买台电脑。”

    十五分钟后一道出类拔萃的身影拉开了麦当劳的大门。毛毛扬手一句“妹夫,这里!”引来多方关注,徐莫庭从容不迫走过来,对对面两人微颔首,看到安宁面前的饮料时不由轻皱了下眉,“怎么在喝凉饮?”

    安宁非常有先见之明地转移话题:“我们走吧。”

    在毛毛和蔷薇的欢送下,安宁主动被带出了场。

    数码城就在附近,所以两人直接徒步过去,经过广场时再度碰到了那两位小朋友,手上抱着全家桶,侧头看到安宁齐刷刷地叫了声“姐姐”,发自内心的。

    “恩。”安宁圆满了,旁边徐莫庭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

    到达目的地时,莫庭直接走到一个品牌的专柜前,里面的人见是他已经将一台电脑拿出来。

    安宁在柜台前逛了一圈,“莫庭,这台,这台还不错。”她以前买电脑的时候搜过资料,不过当时太贵了没买。

    莫庭望过去一眼,说道:“阿丁,麻烦那台也装一下系统,晚点送去我住处,谢了。”

    “没问题。”

    安宁有些错愕,而徐莫庭已经买完走过来,事实上只是取一下吧?

    两人出来时,安宁弱弱说教道:“你钱多么?买两台做什么?”

    当事人只说了句,“以后你用得着。”

    “……”

    当天徐莫庭没有往学校开。安宁疑惑:“我们还要去哪里吗?”

    “监察院。”开车的人不疾不徐:“怎么,你有其他事情?”

    ……这威胁也太明显了吧?安宁扭头继续街景。

    莫庭轻扬了下嘴唇,眼中笑意明显。

    算起来是第二次到他工作的地方,从进大门到他办公室,安宁不免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画了一只乌龟?怎么每个人都要瞄她一眼。

    苏嘉惠敲门进来,手上拿着一杯咖啡,笑着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人,“我的手艺不错,尝尝。”

    “谢谢。”

    嘉惠靠坐在沙发扶手上,跟正挂外套的徐莫庭半开玩笑道:“众口纷纭啊,徐莫庭带女生上来,威力堪比原子弹爆炸。”

    徐某人只是笑了一下,不予置评,倒是喝咖啡的人猛呛了两声。

    嘉惠连忙伸手抚她背:“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原来她是原子弹吗?

    莫庭抬腕看了下手表:“你不是四点要去外面开会?”

    嘉惠大叹“见色忘义”,不过倒也识趣退场。

    安宁见又只剩他们两人,于是东瞧瞧西看看,徐莫庭的办公间不大,但是干净整洁,书架上的文档夹、书籍都理得一丝不苟,莫庭倒了一杯纯净水过来给她。“别喝太多咖啡。”

    “噢。”安宁沉着地走到书柜前,“你忙吧,我自己找书看就好了。”

    徐莫庭望着窈窕的背影又淡淡地笑了。

    宁静的冬日午后,虽然两人一个翻文件,一个翻三国志,但,这算是约会了吧?也许跟别人家的恋爱不同,但安宁却感觉怡然。

    沙发的这个位置刚刚能照到一点阳光,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很舒服。

    听着钢笔划过纸张发出的沙沙声响,偶尔指尖轻敲键盘的声音……安宁慢慢地慢慢地睡着了……

    隐约听到他的同事进来,又出去。

    感觉有人过来坐在了一旁,沙发略微塌陷下去,安宁翻了身,有一股熟悉温润的味道轻微靠近。

    安宁模模糊糊地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身上盖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她坐起身,见徐莫庭依然在浏览文件。

    他似乎真的很忙。

    而安宁发现肚子不疼了,原本走了一上午的脚酸也缓减了。蹑手蹑脚站起来,对面目光一直在电脑屏幕上的人说了句,“醒了?”

    “恩……”安宁轻声道:“莫庭,洗手间在哪里?”

    徐莫庭抬起头,“我带你过去。”说着已经起身。

    “不,不用!”她又不是三岁小孩,这种事情都要领。

    莫庭笑了一下:“出门左转,走到底就是。”

    脸不红气不喘地走出门,安宁感慨,被他耍多了,她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唔,不知道是好现象还是坏现象。

    洗手间客满,安宁在等的时候望见镜子里自己的脖子上有块红痕,一目了然,不由皱眉仔细研究,然后听到其中一格里的人感叹出一声,“徐莫庭竟然有女朋友了,哎。”

    二声:“说不定只是女性朋友。”

    三声:“就算不是也轮不到咱们啊,人家苏嘉惠倒还有点希望。”

    “说起来,嘉惠长得漂亮,身家也好,又肖想了徐莫庭半年多,他怎么对她纹风不动啊?”

    “呵,也没见得有多漂亮,再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徐家的地位,这种身家算什么。”

    “总比今天来的那位好吧?”

    “我倒觉得今天来的姑娘比苏嘉惠漂亮多了。”

    “早知道他不介意平民百姓,我也追他了。”

    “你们猜那女的是怎么追地徐莫庭?死缠烂打?”

    “大概吧。不过看上去挺文气的呀。”

    “知人知面不知心。”

    记得有人说过洗手间是一个八卦云集的地方,果然没错。

    安宁一边研究颈项上的可疑红斑,一边想着……想着想着突然“啊”了一声,这次是真的惨叫,这、这是吻痕吗?

    此时一声已经拉开门出来,与某人在镜子里视线相交,前者显然没想到会这么……倒霉,一时做不出反应了,倒是安宁笑了笑,虽然脸上有点红,“嗨。”

    越过呆立的人进了厕所,一进去就拿出包包里的小镜子,再次研究,再次肯定,真的是吻痕啊……

    当天安宁回徐莫庭办公间,第一句话是:“你干吗吻这里啊?”太显眼了。

    门口的人捂着颈侧,脸上绯红,莫庭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放下笔,手背支着下颚,有那么一点雅痞:“那你想吻哪里?”

    “……”绝对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安宁见他已经在关电脑,说了句“我在外面等你”就出去了。却没有想到会遇到周锦程,对方看见她,迎上来,眼神倒并不意外。

    “前两天见过你父亲了?”

    “恩。”

    “在等徐莫庭?”周锦程并不是多话的人,难得会多此一问。

    而安宁并不喜欢这种虚假的试探,可也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合理,直到身后有人轻揽住了她的腰,不觉松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依赖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