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8、

顾西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最美遇见你最新章节!

    “你可不可以不走?”

    你可不可以不走你可不可以不走……睁着眼睛望着室内朦胧光线下的天花板,神情有点怔怔的,整张脸也慢慢地升温。这究竟是梦还是……安宁不确定,所以,万分颓丧。

    等到阳光穿透寝室的窗帘,听到下铺毛毛摸索着上厕所。

    “几点了?”

    毛毛吓了一跳:“醒了啊,我看看——六点一刻。”

    电话响起时,朝阳也被吵醒了,“谁那么缺德啊,一大早扰人清梦!”

    安宁黑线:“貌似是我的手机。”

    毛毛已经出来,将机子抛给阿喵。安宁看号码是陌生的,犹豫一下才接起,对方一上来就是一句诚心的“对不起”。

    安宁没听出是谁:“你是?”

    这次换来对面几秒沉默,“江旭。”

    “噢,有事么?”

    “安宁,我很抱歉,事情我到现在才知道。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这女生是我以前辅导过的一名学妹,行为比较叛逆——”

    安宁轻咳一声,不得不中途开腔:“不好意思江师兄,我室友还都在睡觉,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晚点再说?”

    “……”

    在对方默许之下安宁收了线,跟她对头睡的朝阳这时说了一句,“有些人在各类交际圈中都游刃有余,但并不表示他人品卓越,只能说现实需要一些圆滑和恭维。”

    “我知道。”

    这一整天,事情应接不暇,安宁的脑子偶尔会放空,但做实验的时候又必须保持清醒。

    同事佳佳端进来一杯吉林红茶,香溢满室,安宁抬头时就见她屁股斜坐在她的桌面上,茶已经放在她手边。

    “谢谢。”

    “昨天你没来,我们博采众议了一番,这么乖巧婉约的姑娘私生活竟然如此神秘。”说完啧啧有声。

    安宁轻叹:“你想知道什么?”

    佳佳靠过来,“有没有私家照?半裸全-裸都行。”

    原来是人都会被耀眼的东西吸引,不外乎她,安宁安慰了。“没有。”

    佳佳站起身双手捧心状踱步,“太可惜了,想想他穿正装的盛气凌人模样,回头再看半裸的胸膛,哇,那落差绝对能令人心驰神往。”

    “……”

    “嘿嘿,安宁啊,有这么一位男友压力一定很大吧?”对方一副深表理解的表情,不过有件事要提醒,“阿兰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阿门。”

    安宁也很想胸口画十字。中午休息的时候果然阿兰气势磅礴下来,逮到某人就是劈头盖脑一顿,总体来说就是如今都‘这样’了,介绍要,饭也要!

    安宁稍有些无奈,这样吃下去,不知道地主会不会头疼?于是只能答“待他有空”。

    阿兰得到满意答案,含笑而归。

    下班时间一到,公司里的一帮恋家族就都有些蠢蠢欲动了,安宁收拾完东西跟佳佳他们一齐出大楼,然后就看见——对街一道完美的身影,一身清爽出类拔萃,能随时吸引路人,安宁当即“啊”了一声,不能说是惨叫,惊讶是有的。

    四目相对时,他没有立刻过来,站了一会儿,才手插口袋慢慢接近,神态自然坦诚,仿佛他出现在这里是最稀松平常的事。

    从他跨步到立定在她面前,安宁能感觉到四周劈里啪啦的视线。

    不过徐莫庭一向不关注别人:“走吧。”

    “莫庭……”安宁轻扯他的衣角。

    “怎么了?”

    早死早超生地指了指身边两米处的地方,“她们想认识你。”

    安宁隐约觉得他皱了下眉,好吧,地主也头疼了。

    徐莫庭皱眉之余倒是非常配合,任由某人将他介绍给两名女生。阿兰跟佳佳也算理智,“相谈甚欢”之后跟安宁使了下眼色就撤退了,虽然后者完全没明白那挑眉和眨眼是什么意思。正要穿过马路,却被徐莫庭拉住了手腕,不解地止步,那人的手下滑至掌心,十指相扣。

    直到两人坐到车里,安宁才有些面色红润,心怀鬼胎地开口,“你怎么来了?”

    “想来就来了。”连借口都不愿意找的人。他发动车子时才问:“要去哪吃饭?”

    “呃,我还不饿。”这倒是实话。

    莫庭侧头看了她一眼,“那陪我去个地方吧。”

    车子一直开到海边,安宁想到表姐说过:“中国的海岸线是用来捕鱼的,外国的海滩才是旅游。”不过,难得X市的这片海域碧蓝清澈,海水冲上沙滩,空气里有些咸湿的味道。

    安宁先下车,走了几步回头见徐莫庭依然靠在车子边,双手插裤袋,有几分慵懒的风情,这人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安宁想。

    莫庭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朝她招手,“过来。”

    安宁狐疑地走回去,他将她轻揽住,额头相抵,另一只手拉起她的手腕,安宁只觉有一丝冰凉穿过,低头发现是一串通透的珠子,紫红色。

    不由抬手晃了晃,“有点像血色。”

    “上面附了符咒。”

    “啊?”

    莫庭低低笑出来,“怕了?”

    安宁瞪他一眼,“我虽然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但也相信鬼神不会害人。”

    “而我对于你而言,就没有足够的可信度,或者说安全感?”黄昏的光折射出徐莫庭那比任何人都要幽深的眼眸。

    安宁若有所思望着他,对方轻叹一声,下一秒就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吻,是温存的、细腻的、勾引的,只轻轻碰触两秒便分开。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怎么可能还舍得走。”这样煽情的话可谓是生平头一次,徐莫庭再次用蜻蜓点水的吻来掩盖自己的紧张。

    被轻薄表白的人心微妙地鼓动着,涌现出一股酸楚的甜蜜。

    安宁闭着眼攀上对面人的肩膀,也不知是谁先缺了克制力慢慢探入对方的口腔。

    沙滩上稀稀落落走过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朝这对出色的情侣望来一眼。

    “年轻真好啊。”

    “……”

    事后,某个垂着头红着脸被拉着散步于沙滩上的人,“二十四岁也不算小了吧?”

    “可以结婚了。”

    “……”偷瞄了眼身边的人,平常如斯,安宁觉得比起他的修为,她真的是太嫩了。

    “莫庭,我爱你。”

    “……”

    好、好镇定。安宁承认果然不是他对手。

    徐莫庭的手机响起,他接听了几句,然后转头问她:“我妈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吃饭?”

    “伯母?”这一惊非同小可,“什、什么回去吃饭?”

    对方显然不愿低就来解说这种问题,直接将电话递给她,“你跟妈讲吧。”

    安宁是真接得措手不及,瞪着面前的人,那声“伯母”叫得低不可闻,“……我们在外面,不,不,回去吃的,恩……他……呃,不对,是我想来沙滩散步……莫庭带我过来……恩,马上就回来了……”电话挂断时安宁都觉得有点心力憔悴了。

    而身边的人说:“你要再逛逛也可以。”

    安宁瞪眼,“你先前干嘛问我要去哪里吃饭啊?”明显是误导么。

    “你不是说还不饿。”多么和风朗月……撇得一干二净啊。

    安宁:“……我饿了。”这回是真饿了,果然跟学外交的人斗,太耗神了吗?

    -------------------回家吃饭的分割线-------------------

    结果那顿大餐最终也还是没吃成。当时路开到一半,安宁突然肚子疼起来,而此疼非彼疼,安宁很有股“天要亡我”的感觉。

    “莫庭,今天能不能不去了?我想回寝室——”

    “怎么了?”徐莫庭侧头看她,见她脸色有些白,不由分说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这个要她怎么说啊,“就是有点……肚子痛。”

    徐莫庭就是徐莫庭,“来那个了?”

    “……”

    满脸通红地被送回寝室,中途徐莫庭在便利超市门口停下,“等我一下。”回来时手上多了一袋东西……连红糖生姜茶都有。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被他的“开放”态度影响,安宁也口无遮拦了,“每个月来的第一天都会有点疼,医院也治不好,反倒睡一觉就好了。我妈妈说等结婚了这个症状自然会好的。”

    最后一句话让安宁三天处在想要自我了结的情绪中……

    毛毛见某人在厕所里呆半天了都不出来,“阿喵,你不会挂了吧?”

    安宁:“我想死。”

    朝阳噗笑出来:“刚才妹夫送你上来的时候,隔壁怡红院的阿三姑娘和对面丽春院的婷婷姑娘也羡慕你羡慕地想死了。”

    安宁无力地拉开门,洗了手后就趴床上了。

    毛毛:“很疼啊,我给你泡了生姜茶,你要不先喝点?”

    “不喝。”

    阿毛洒泪奔向朝阳:“阳阳哟,阿喵她耍流氓喂~”

    “……”

    当晚徐老大电话过来,安宁正睡着,于是毛毛接起。

    “妹夫啊,对对,是我毛晓旭,您记得啊,呵呵,呵呵,恩,喝了茶,恩恩,先前还疼得脸儿发白,现在好了,可怜哟,流了很多血啊……”

    “毛毛……”气若游丝。

    某毛:“等等,没见我正跟——哎呀,阿喵你醒了啊?”

    是你说得太响了。

    阿毛已经嘿嘿笑着将手机塞给原主,“我去找蔷薇玩儿了!”

    “……”我能不能收线啊。

    “醒了?”对面人的声音低沉轻柔。

    “恩……还想睡。”这不是借口不是借口,默念一百遍。

    对方相当宽容大度。“那你睡吧。”

    结果是两方都没有搁断电话,安宁愣愣的,好久之后才意识过来,“啪”按了红色键。

    睁着眼睛望着室内朦胧光线下的天花板,整张脸再度升温。这绝对是现实啊……安宁确定,所以,万分X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