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吱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登堂入室最新章节!

    元允中的话音未落,宋十一太爷已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别人家想请江县令和王主簿来坐坐都请不到,怎么能把人往外赶呢?

    他眼珠子一转,立刻道:“宋大良和宋又良还没有来呢,我们等等好了1

    众人一愣,这才发现不仅宋大良和宋三良没有来,两家的妻儿也都没来。

    抱厦外顿时炸了锅。

    “宋大老爷也太不像话了, 不管有什么恩怨,二老爷七七,他怎么也得露个面吧?兄弟情义不在了,还有侄女们,他好歹还是个长辈1

    有人道:“三老爷怎么也没有来?宋家二老爷在世的时候,他可没少讨了好去。如今没了便宜,就不认侄女了,看样子也是个白眼狼。”

    “好像宋家大房两个出了阁的姑娘女婿也没有来。”还有人嘀咕道,“这也太不像话了。想当初,她们出阁的时候,陪嫁可都是宋家二老爷准备的。”

    抱厦里的江县令突然站了起来。

    说话的人顿时安静如木鸡。

    “既然时候不早了,那我们就不等了。”江县令徐徐地道,“留個人在这里等两位宋老好了。免得耽误吉时。毕竟死者为大1

    他声音不高,态度却十分的坚决。

    众人都呆住了。

    江县令,这是要去坟上祭拜宋又良吗?

    众人悄悄地交换着眼神,还不时睃一眼宋积云或者是江县令。

    宋十一太爷闻言激动的手足无措,忙道:“县尊大人说的是。宋大良和宋三良怕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我留个人在这里等他们好了。”

    又代表宋家感激他:“又良若是泉下有之,定会感激涕零的1

    江县令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看了看元允中,道:“我没遇到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 怎么能不去给宋家二老爷上炷香呢?”

    “是, 是, 是1宋十一太爷想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关系,但不妨碍他附和江县令说话,他在前面领路,“您这边走。”

    江县令昂首背手,率先出了抱厦。

    王主簿捏着颌下的胡须望着江县令和宋积云的背影在太师椅上坐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地起身,在宋十一太爷的招呼下出了抱厦。

    门外人声鼎沸,嘈杂喧嚣。

    原本很多没准备跟着去坟上的人临时改变了主意,雇轿子的雇轿子,雇驴车的雇驴车,还有想拼车的,络绎不绝,到处都是人。

    吴管事在门前跑来跑去,前头钱氏的轿子已经没了踪影,宋家门口还有轿子或者是驴车等着有排队。

    行人不免停下来看热闹:“怎么这么多人?”

    “宋家这一房不是只有兄弟三个吗?就算算上姻亲也没这么多人吧?”

    自有那消息灵通的:“听说县尊大人也来祭拜宋家二老爷了。还跟着去了坟地。”

    “真的假的?宋又良何德何能,竟然让一县之尊亲自去他坟上给他上香。”

    “宋家可发了。有县尊大人庇护啊1

    “人家原来就有钱。”

    “可再怎么有钱,那也是辛苦钱,有了县尊大人帮衬,肯定更有钱了。”

    “他们家怎么就得了县尊大人青睐的呢?”

    关于宋家的事,大家更津津乐道了。

    宋积云这边扶着母亲去父亲坟上烧了纸钱和一些幡亭纸扎。

    钱氏抱着宋氏姐妹少不得又要哭一常

    宋积云虽然伤心不已, 但她还得主事, 强忍着擦了眼泪, 转过身来就开始和郑嬷嬷商量席宴的事:“江大人是贵客, 不好安排在凉棚坐席。我已经叮嘱过郑全了,让他把祭田那边的厢房收拾出来,江大人和王主簿他们就安排在那边”

    她正说着,洪熙走了过来。

    “宋小姐,”他那肃然地道,“今天来的人有点多,席面估计不够,得从酒楼或者是饭馆叫席面才行。桃花居是我们家的酒楼,做白事席面勉强也算能拿得出手。你赶紧让人看看缺几桌,我叫他们送席面过来。”

    宋积云有些头痛他的不请自来。

    “多谢洪公子。”可人家是好心,她还得耐着性子向他道谢,“这些事我已经安排好了。”

    还解释道:“吴管事留在家里,就是为了准备这些事。”

    洪熙神色一松,不好意思地笑道:“早就听说你能干,今天见识到了。还请宋小姐别责怪我的独断专行才好。”

    宋积云和他客气:“你也是好心1

    “实际上我管家也没多久。”洪熙笑道,“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他还很诚恳地道:“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

    “不用了。”宋积云笑道,“我都安排好了。洪公子只管安安心心地坐席好了。”

    洪熙欲言又止。

    宋积云实在不想听他说什么,只当没看见,招了个从身边走过的小厮:“送洪公子去厢房那边。”说完,她这才对洪熙道,“江大人他们我也安排在了厢房。”

    “多谢1洪熙道,并没有立刻跟那小厮离开。

    宋积云只好带着他往厢房去:“天太热了,还是去厢房那边坐了,免得被晒伤了。”

    洪熙随意地“嗯”了一声,却道:“宋小姐,对不起!我乍见江大人在场,太惊讶了,直觉就给江大人行了个礼,并不是对宋老爷无礼。”

    宋积云莫名其妙,想了半晌才知道他是指刚才在祭坛发生的事。

    她父亲和洪熙又没有交际,他来上香也是面子情,她有什么好在意、计较的。

    “洪公子不必放在心上。”她觉得心累,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又说了几句话,好不容易把他给送走了,一抬头,却看见元允中背着一只手站凉棚旁的香樟树下,目光沉沉地望着她。

    “怎么了?”宋积云忙道。

    他刚才在陪江县令和王主簿他们。

    元允中一言不发,和她擦肩而去。

    宋积云稀里糊涂,立刻追了过去:“怎么回事?”

    元允中眼角的余光都没能她一个。

    “你给我站住1宋积云火气上来了,“你给我有事说事,不说我就当没事了。”

    元允中停下了脚步,斜睨着她冷笑数声。

    宋积云头都大了。

    可她没准备惯他这毛玻

    “行,你不说,我就当不知道。”她道,“那我走了。”

    宋积云和他擦肩而过。

    “怎么回事?”元允中倏然低声道。

    宋积云眨了眨眼睛,转身望着他:“什么意思?”

    元允中的目光深邃而凌厉:“我不是让你离洪熙远点吗?”

    宋积云瞪目结舌:“你要弄清楚,来的都是客。而且还不是我找他说话,是他找我说话1

    她扬长而去。

    还有一堆事等着她,她没空安抚他的情绪。

    元允中站在那里,身姿笔直,如原野上的一株树。

    有白皙的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我发现,宋小姐不怎么给面子你啊1

    江县令幽幽地道。

    元允中一把拽下肩头手。

    “滚1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江县令一人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