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可敢应战?

一起成功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可敢应战?

    夏昆仑没有强留沈七夜和铁木金,任由他们带着一众亲兵离去。

    对于现在的夏昆仑来说,水到渠成的收拢人心,远比跟铁木金他们死磕更有意义。

    几乎是沈七夜和铁木金车队刚刚离开,夏昆仑就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一把火,他让东狼通告整个燕门关子民,他夏昆仑来燕门关了。

    为了夏国为了燕门关,他一个重伤未好的人,从大后方来到最危险的地方。

    他取代沈七夜接管燕门关了。

    他还愿意六十万燕门关子民从东门离去。

    同时,夏昆仑也欢迎燕门关子民留下来跟他并肩作战。

    夏昆仑还保证,敌人要想踏破燕门关伤害夏国子民,就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一把火,不仅扰乱了沈七夜和铁木金混乱燕门关的计划,还让六十万子民情绪安定下来。

    接着,夏昆仑又放出了第二把火。

    他让南鹰陪同擎苍前往燕门关北门。

    擎苍给三十万敌军划出警戒线之余,也让阿童木打开城门放沈春华等残兵进来。

    这一把火,不仅振奋了城门将士的士气,还让沈春华等几千人有了生机。

    沈春华痛哭流涕之余也对夏昆仑生出好感。

    第三把火,夏昆仑直接把燕门关残留的六万将士全部集中到北门。

    他还让铁刺把全部黑水台骨干叫了过来。

    八百名黑水台骨干接到铁刺指令后,动作利索搭乘着汽车和直升机来到北门。

    十万边军是血肉,黑水台骨干是筋脉,他们有着自己的骄傲。

    他们虽然对沈七夜放弃燕门关转移有着不满,但依然本能排斥愚忠迂腐的夏昆仑。

    特别是夏昆仑遭受袭击坠海失踪三年,更让他们心底生出夏昆仑名不副实的态度。

    而且他们觉得,夏昆仑要想在燕门关立足,绝对需要倚靠他们黑水台辅佐。

    所以夏昆仑是夏国子民的楷模,但不是他们的偶像。

    “呼!”

    就在他们走到北门时,感觉自己眼睛仿佛在忽然间定住。

    他们发现前面宽阔平地上站着六万将士。

    因为他们昂然站立、因为他们安静无声,所以让八百黑水台骨干几近忽略他们存在。

    这些将士,有沈家战兵,有燕门关边军,有屠龙殿将士,还有刚招募不久的新兵。

    他们此刻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有纯粹的沉默、纯粹的军姿!

    接着黑水台骨干又震惊地发现,在队伍的前方有不少空缺。

    每一个空缺处都放置着一块祭祀用的木牌。

    长短划一!

    他们很清晰地认出木牌上的名字,那是曾经战死沙场的燕门关将士。

    这让黑水台骨干心里一颤,好像死去将士的灵魂,此刻也站立在队伍的中间。

    这让他们高看夏昆仑一眼。

    “踏!”

    也就在这时,城墙上方,出现了一个身形如标杆的挺拔身影。

    夏昆仑站在了最高点,站在了众人的视野。

    王袍猎猎。

    “夏国的儿郎们,我把你们聚集在这里,只说三件事!”

    “第一件事,今天开始,我带来的六百屠龙殿将士就驻扎在燕门关北门。”

    “我的屠龙殿将士,只进不退!”

    “就算前面刀山火海,就算前面三十万敌军,他们也一样义无反顾。”

    “要做炮灰,他们先做炮灰,要被杀死,他们先被杀死。”

    “如果你们发现擎苍他们后退一步,你们人人可以把子弹打入他们的脑袋!”

    “屠龙殿将士跟燕门关同生共死绝不是一句空话!”

    六万将士的人心瞬间融合在一起。

    擎苍和屠龙殿将士冲在第一线,他们还有什么好勾心斗角的?

    夏昆仑没有停歇,继续扫视着阿童木、铁刺和东狼他们喝道:

    “第二件事,今天站在这里的人,有屠龙殿将士,有沈家子弟,有燕门关边军!”

    “还有情报处人员,黑水台骨干,甚至铁木家族的探子。”

    “敌军压境,地不分南北,人无分各派,无论你们属于谁,此时此刻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

    夏昆仑落地有声:“所以我希望你们从现在开始,无条件服从我夏昆仑的指挥。”

    六万将士全都身躯一震,呼吸无比急促。

    东狼和南鹰他们齐声回应:“唯夏殿主马首是瞻!”

    沈春华和阿童木他们也都呼喊:“唯夏殿主马首是瞻。”

    惊天动地,排山倒海。

    被沈七夜和夏参长洗脑严重的黑水台骨干,突然发现内心深处的认知在慢慢颠覆。

    他们一向唾弃的夏昆仑迂腐愚忠,此刻却让他们生出家国情怀的冲动。

    夏昆仑伸手一抬示意众人安静,接着他声音洪亮而出:

    “最后一件事!”

    “我是夏殿主,但我更是夏国儿郎,更是一个老兵。”

    “十六年前,我在北境身先士卒杀穿敌人!”

    “十六年后,我依然要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们主帅,但我更是你们一员,一个兵。”

    夏昆仑当的一声拔出护国利剑:“今晚一战,我要冲在第一个!”

    “轰!”

    久经沙场见惯死亡场面的东狼和铁刺等人,在这瞬间产生的竟是一种恐惧的感觉。

    接着他们的恐惧渐渐变成了敬重自内心的敬重。

    难怪夏昆仑是夏国第一战神,难怪夏昆仑能成为夏国子民的楷模,这真是一个忠诚又无私的人。

    很多将帅也会上前线鼓舞士气,但敢喊着冲在第一个的将士,夏昆仑是第一个。

    黑水台骨干更是有着窒息感,向来喜欢阴暗的他们,像是被阳光照射了一样难受。

    但又感觉前所未有的热血。

    “砰!”

    这时,夏昆仑昂首挺胸踏前,对着六万将士单膝跪下,扬声喝道:

    “各位儿郎,如果夏昆仑战死,夏国烦请你们继续守护!”

    夏昆仑声卷全场:“夏昆仑先谢了!”

    六万将士和黑水台骨干热泪盈眶,齐齐跪下长吼出声:

    “夏殿主万胜!夏殿主万胜!!”

    东狼和南鹰他们也都是豪情万丈眼泪四溢。

    这才是夏国真正的统帅,这才是值得他们追随的人。

    跟着这样的人战死,这辈子毫无遗憾了。

    东狼他们发誓,余生跟随夏昆仑跟随屠龙殿,至死不渝。

    “轰轰轰!”

    就在六万将士士气大振连连吼叫时,远处又传来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动静。

    好像是战坦和战炮启动的声音。

    还有直升机嗡嗡嗡起飞的影子。

    这让东狼和铁刺他们大吃一惊,以为是三十万敌军杀过来了。

    铁刺他们连连吼道:“保护燕门关,保护夏殿主!”

    六万将士下意识要动作。

    这时,城墙高处一人飞奔过来,脸上带着惊讶和欣喜:

    “报,报!”

    “夏殿主,三十万敌军后退了,三十万敌军后退了。”

    “他们不仅从擎苍大人的红线内撤离,还向后方营地撤去。”

    探子把情况连珠带炮告诉夏昆仑:“三十万联军的帅营也在后撤了。”

    “什么?”

    三十万敌军后撤了?

    他们不是通牒时间一到就强攻吗?

    怎么现在不开一枪一炮就后撤了?

    难道是被夏殿主和他们的必死战意吓倒了?

    六万大军和黑水台骨干先是一愣,随后齐齐欣喜无比,望着夏昆仑的目光更加崇拜。

    “呜——”

    就在这时,一条来路上空飞来一架没有携带弹药的直升机。

    直升机身写着熊国字眼。

    在燕门关守军要歼灭对方时,直升机停在了北门外面的主干道上。

    接着舱门打开,一个庞大身影钻了出来。

    哈霸王子站到了前面,扯着嗓子喊出一声:

    “夏昆仑,我是狼国王子哈霸,我代表联军来传几句话。”

    “夏殿主跟燕门关同生共死的勇气和死志,让我们三国发自内心的欣赏和钦佩。”

    “夏殿主的死志,已让我们觉得这是一场恶战,厮杀到底怕是要死十万人以上。”

    “我们过去多年的厮杀中,也受过夏殿主过河不击、冰寒送棉衣、瘟疫送药材的恩情。”

    “所以出于对夏殿主的勇气敬重,天下苍生的生死,以及往日的恩情,我们决定,还夏殿主一个人情。”

    “三天之后,燕门关门口摆擂台。”

    “双方各出三十人,生死各安天命,战至最后一人!”

    “如果夏殿主你们输了,让出燕门关,让我们取下铁木金承诺的利益。”

    “以后屠龙殿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夏殿主你们能够击败我们三十名高手,我们三十万大军绝对不再侵犯燕门关。”

    “而且我们可以协助夏殿主北上勤王,扫清夏国境内牛鬼蛇神,还夏国一个朗朗乾坤。”

    “我们借你三十万大军,不受分毫,不侵土地,不杀无辜!”

    哈霸王子声音很是洪亮:“夏殿主可敢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