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真相(五)

成长的冬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bacoating.com,最快更新重生十二岁最新章节!

    第476章 真相(五)

    对呀,他查得到吗?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就是这么直指核心且令人难堪。

    局面的颠倒在瞬息间,亚摩斯垂眸,睫毛的阴影覆盖了多余的心绪。

    强行把她一行人胁迫过来,确实是轻举妄动了,但不动好像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

    这个横空出世的段敏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她有足够的聪明和胆识,即使深陷紧迫中,依然能快速的审时度势,探究出他的用意。

    理智而不易动摇,这样的性格,预示了她崛起的很突然,但崛起的也必然。

    她带着强烈的目的性一举登上了金融界的顶端,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别人穷其几代人也无法完成的财富累积,却依然不疾不徐,不动声色。

    用她国家的老话怎么说来着,徐徐图之,那她要的肯定就不只是财富。

    她在利用金融危机,从而瓦解家族,这一点连艾伦那个蠢货都能看出来,他何尝又看不出来了。

    只不过从一开始,家族、他、吉恩、艾伦,所有人都觉得她异想天开了。

    然而一个不足为惧的小丑,一夜之间幻化成了家族的梦魇,弥漫在家族每一个人的心头。

    她问的没错,他查不到她的钱,不在银行不在市场,没有人能查出她的钱到底去了哪。

    赚钱不足为惧,这世界上会赚钱的人太多了,会赚钱和家族为敌的人也不在少数。

    亚摩斯计较的是段敏敏赚的钱转手就流了出去,而流向他一无所知。

    从听说段敏敏这个名字起,他就在背后静静的观察,看她意气风发看她勇往直前,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厉害的角色,眼光独具行事果决。她还有两个伙伴,他们之间亲密无间,在和伙伴的共事中,她绝不独断,能有效的放权,也能快速的揽势,最大限度的开发着自己和伙伴的能力所长。

    他们相互依附平衡了彼此的缺陷。这,也是家族最欠缺的。

    凶险投资的路被她和伙伴走的一帆风顺,太顺了!就像被上帝眷顾着一般。

    但即便如此,亚摩斯都没有露过面,他一直觉得他可以掌控全局,因为他算准了段敏敏的每一步。

    直到这失控的一天猝不及防的来临,他突然用尽手段都查不到段敏敏到手的钱流去了哪儿。

    从暗处的不动声色现身到幕前,他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但更多的也暴露了他的慌张,这露怯的一步是段敏敏逼得他别无选择。

    他需要面对面的观察她,近距离才能更快速的捕捉到她的漏洞。

    现在他们见面了,和预想的不同,她没有隐藏,甚至和盘托出了她的下一步计划,能有这份自信,是为什么呢?

    金融街一向好操控,但能操控的市场就注定了有变数,除非她有绝对吃重的筹码,逼得金融街和市场新接手的Z府决策者,不得不照她的计划行事。

    按段敏敏过往的投资经历来看,她已然是个传奇。

    好像再离奇的投资方向对于她而言都是正常的,亚摩斯有隐约的设想。

    现在能压住金融街的只有当地Z府,而能操作Z府的就只有政权……。

    她,可能吗?一个发展国家的土老帽,真得能走到这一步,如此的眼界和实力,太匪夷所思了。

    拿起擦拭过的猎抢,亚摩斯起身,一把接一把的把它们挂回了墙上。

    他在借此思考,要不要把段敏敏弄死试试,如果她真手握政权,死,那家族必定跟着倒霉。活,她也会想尽办法让家族倒霉。

    回看段敏敏的这些年,与人合作她极具圆滑,对对手不能斩草除根的,就会留商量的余地。

    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她弄不死家族,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家族的自豪,支撑住了亚摩斯的疑虑,手在发痒,对段敏敏的生死他跃跃欲试。

    挂抢的手不停,他仰望一面墙的珍藏,背对段敏敏瓮声道:“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明。”

    “那是以前。现在,你确定你还能说一不二吗?”段敏敏站到了亚摩斯身边。

    亚摩斯回头俯瞰:“仅仅凭借一份资料,你确定能保你周全。”

    “你可以试试。”段敏敏直视,已经到了彼此套话的阶段了,她没有退缩的理由。

    试试吗?杀了她,金融危机的锅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甩到他身上了,如果真像他猜测那般,段敏敏已经渗透进了政权,那她的死又该掀起如何的轩然大波了,根本无从估量。

    但可以肯定,到那时,家族一定会干干脆脆的拿他祭天。

    亚摩斯一下笃定了,他不会杀段敏敏,她的自信不是假装,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即便是假装,他也开始好奇她假装后的一举一动。

    “你叫段敏敏?”

    “是的,你记住我了?”从她进屋,这是亚摩斯第一次叫全了她的名字。

    “被我记住不一定是好事。”

    “也不一定是坏事。”

    “带你看看我的藏品。”

    “请。”

    “平时玩抢吗?”亚摩斯转身,手里还提着最后一支半人高的抢。

    “我比较喜欢读书。”

    “读书好,多读书头脑才会灵活。”

    “亚摩斯。”

    “嗯哼。”

    “还想着崩我?”

    “非常想。”但想崩不能崩的感觉才最酸爽,上一秒崩她是轻而易举,下一秒要崩她,他还挺舍不得,有意思的小姑娘。亚摩斯捏了捏手指,最终把抢挂上了墙。

    “你为杜钰瑢来的吧,带你去看看她。”

    话题转变太快,段敏敏满头问号,她是为杜钰瑢来的吗?她好像是被胁迫来的吧。

    虽然茫然她还是跟着亚摩斯出了收藏厅。

    厅的另一扇门出去就是走廊,整条蜿蜒点着灯,温暖的橘黄笼罩着墙上的油画。

    足够的光线让段敏敏能一眼见底,那些油画里画着同一个人,黑发黑眼,全部都是杜钰瑢。

    段敏敏震撼三连,只听亚摩斯深情感慨:“杜钰瑢,她是个非常迷人的女人。”

    表情终究是失控了,段敏敏浑身的惊叹号,这位大叔,满面红光的可疑,光看个画就喜不自胜,这由内而外的骚气……他,不会喜欢杜钰瑢吧!